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莲心碎萍的须弥城堡

我不得不依旧住在这个城堡里,化为守候的莲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莲影随波舞,心潮入浪来。碎红惊晓梦,萍向水边开。 ~~~~~水波潋滟,轻旋的时光如镜,消磨了谁的容颜?弱水无饮,此情无期,寂寞了谁的心绪?走一路,吟一路, 静观花开花落,山一程,水一程,细数尘缘如梦。盈盈不语间,将思念化入清流,将真情雕成隽永,任扁舟横渡,去时只留下,半蒿波痕,一池碎萍……

【莲心小说】莲花结1—2章  

2010-03-06 22:21:31|  分类: 【挑灯。季】闲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莲心小说】莲花结1—2章 -  莲心碎萍 -

亭皋正望极,乱落江莲归未得,多病却无气力。况纨扇渐疏,罗衣初索。

流光过隙,叹杏梁双燕如客。人何在?一帘淡月,仿佛照颜色。

幽寂,乱蛩吟壁,动庾信清愁似织。沉思年少浪迹,笛里关山,柳下坊陌。

坠红无信息,漫暗水涓涓溜碧。漂零久,而今何意,醉卧酒垆侧!

-----姜夔《霓裳中序第一》

一、        天若有情,为谁修缘

这一次彻底决定离开不是因为爱或不爱,只是秋天的雨这么凉,好多时候伤不在泛着寒光的刃上,在心里总有一把带血的无形剑,无声的杀伤力却更强。

在圣旨临门的那一刻,你已经把剑对准我心窝,我说,我应该恨你,但过多的无奈却胜过了恨,看着你闪闪避避的眼,我知道在精神上我赢了。骆城,其实你隐藏得并不高明,也不深刻,可惜某些时候我应该看破的,却被爱冲昏了头脑,也许……应该……一些这样的字眼总充斥在我的脑海。

寅月初六日,是你第一次迈进王府的大门吧,你以一个恩人的姿态到来,满府上下都对你奉若神明,可我,所有心只在受伤的父王身上,但我知道,父王身经百战,这一点小伤不算什么,但是血肉相连,心疼总是会的,和父亲相依为命,他是我唯一的亲人,我也是他唯一的亲人。尽管后来我知道,父王是带人去查探地形时被敌人包围,是你冲入乱阵中,救出了父王,可我对你,似乎没有太多的感激,我总是觉得你这样一个年轻的男子能和身经百战的父王相比吗,居然用你来救他。我不相信,也有些轻视你,也许是与生俱来的王族血统,使我变得有些孤傲,我确实瞧也没瞧你一眼。

初八日,父王还在静养,皇上来了,他总是亲昵地拍拍我的头,还把我当成的小女孩,可我已经十七岁了呀,而他只比我大四岁,也不比我大多少,少年登基,新政未久。我不睬他,气他小视我。他和父王谈了很久,都是我不喜欢听的政事,如今边界刀兵四起,还雉嫩的皇上当然要依仗父王。

我不想听,遂和小迎后到花园里转转,却看见练剑的你。可是,我却发现你的眼睛里有杀气,不过,却在你看到我一上瞬间消失了。你打招呼,不急不徐,老练的语气,使我不禁怀疑你有多大,可你分明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呀。

你的剑很好看,上面雕刻的的那轮弯月似乎还在冒着冷光。你还剑入鞘,施礼告辞,一气呵成,我到像插不上话的外人,只能看着你的背影在花园门口消失。

在王府长大,还没有一个人这样对我,突然间遇上这样的一个你,我在心里涌上一种很奇妙的感觉。那不是爱,当然也不是恨,不是愤怒,也是不高兴,只是在阳光下站得这么久,突然间一座冰山出现在眼里,我好奇,忍不住想打量,想探究。

小迎很生气,说你怎么可以这么无礼,呵呵,可我却不生气,觉得你很意思,哼,一个比我还傲气的人,到让我有了兴致,看我叫你怎么学会顺从。我在心想了一千种的捉弄你的法子,然后一个人站在那笑。似乎我的生活多了些乐起来。

初九日,皇上封了你一个侍卫的小官,我看不出你是高兴还是不高兴,我知道,从这日开始,你就要王府听差,那时,我是自然有办法和你做对。那天,我很开心,和小迎絮絮叨叨的,小迎说:郡主,你还是郡主吗?我嘿嘿一笑,因为我找到了目标。府里的所有人在我面来从来都说是,而这个小子居然比我还傲,这不是很有意思吗。小迎自言自语说,骆城这小子,要开始倒霉了。没错,小迎的预言很准确,我把我细细的指尖对准了你。

十一日,是我去大林寺烧香的日子,这一天是母亲的忌日,父王的伤虽然没全好,但也不适宜动身,仍留在府中静养。我点名叫你陪护,你很少开腔,除非是我问一句,你才答一句,轿中,我帮意把钗掉在地上,我叫你去捡,你下马捡了,把钗给小迎,然后又一声不吭的上马行路。然后我又开始掉东西,你又捡,这一路我掉了几次东西我记不住了,只记住你一遍又一遍下马、捡东西、上马,我心里暗暗得意。

但是在大林寺,我伤心的样子还是被你看见了,我不让你进来,你非说要保护我,这是你的职责。你静静立在门口,眼睛虽然不瞧着我,但我知道,你一定是在听。听我的哭声,哽咽声,鼻涕眼泪的抹着。

回府的路我再没有心情也没有力气折磨你,我的旧疾又发作了,咳症从我五岁那年就开始跟着我,现在依旧没有好转的趋势,这些年里,药吃了很多,却未收奇效,咳就咳吧,斗不过它,总应该能斗过你,我在心里暗笑。


第二章、深庭春色,淡淡如烟

休养的这些日子,我没出过罗烟阁,不过,你的消息却一点也没少。我听说你三剑赢了靖王府的段墨,这个人我是知道的,三个王府里的侍卫里,这个人是他第二没人敢当第一的,没想到,他会栽在你这个黄毛小子手里。

只恨自己病着,没法子亲眼看到,我想,这一次你肯定会得意了,从此名声在外,你就更傲了。直到那天我身子好些了,去给父王请安,在冲宵园外看见你,你没有一点高兴的样子,你喜形不于色的样子让我有些恨你又有些怕你,你的举止和你的年龄相差太远了。

奇怪的是你居然向我问了安,问我的病怎么样了,这到有些不像的你的风格了,我点点头,居然什么也没说,就进了父王的屋子。

直到那天,我病好些后,又去大林寺烧香还愿。路上我看见靖王的三子靖胜在那无理取闹,我忍不住上前阻止他。我看见你的眼光很诧异,你是觉得我一个堂堂的王府郡主还做这种见义勇为的事吧。靖胜当然不敢惹我,他们都知道皇上对我好,我父王又执掌兵权,他只有灰溜溜的走了。

管了闲事,那天我的心情出奇的好,感觉病一下子就飞远了。一路上我们看似淡淡的说了几句话,但我感觉你瞧我的眼光不再是那么冷了。

父王见我的病好些,开心之余带我乘舟游玉镜湖。还记得那天风和日丽,我穿了一件淡白色的丝花罗裙,任微风轻拂我的发丝,我惬意地站在船舷边,湖光山色尽收眼底。你依旧是抱着那柄弦月纹的剑,目光虽是向着远方,可我知道,你的眼中的余光却是射向我。

父王骄傲地看着他的女儿——我。问,鸾儿,后天是你的生日,你想要什么礼物啊。我摇摇头,说,我什么也不要,我只要父王永远和孩儿在一起。父王笑了,他说,你这傻孩子,父王总有一天会老了,怎么会永远陪你哪。我拉着父王的手,说,我就要,我就要。

父王的目光变得深远,想说什么又咽下去不说了。他向湖中一指,说,这湖什么都好,要是有一湖的莲花就更好了。我说,父王,那你就种一湖莲花啊。父王笑着说,好,等父王凯旋归来就为鸾儿种一湖的莲花。

我吃惊地看着父王,父王点点头,告诉我,是的,他又要带兵去做战了,北边的蛮夷在边界闹事,已经占了两个州府。这次本来是想叫靖王爷挂帅的,他说他旧疾犯了,无法领兵,而睿王爷还小着哪。父王的伤刚好,又来带兵,我有些愤愤不平,父王笑着说,食皇家俸禄,当为皇家排忧,这才是为臣之道。再说,先王对他的知遇之恩,他三世也报不完。又来了,我不爱听这样的话,父王为朝廷拼命流血,靖王爷之类的却日日歌舞升平,明明应该他做的事叫父王来做。

我生日的那天,因为知道父王不日就会出兵,府中每个人的心情都有点紧张。虽然已经无数次面临父王出征,但大家的心都还是沉沉的。因为每次出兵,都会有人再也回不来了。父王有些发火,说,为国尽忠,是男儿大丈夫的志向,生死由天,不必枉自忧心。今天是鸾儿的生日,又是大军即将出征前,大家要振作士气。
父王的话还是有作用的,大家好了很多。皇上也在那天突然来了,我奇怪,他是怎么知道我的生日的,反正他是来,给我带了很多东西,可我并喜欢那些金碧辉煌的东西,珍珠宝石更非我所爱。只是淡淡的看一眼,给皇上谢了礼。皇上笑着说,看来我们小鸾儿不很喜欢这些,不过,这不要紧不,朕还有一样,鸾儿肯定会喜欢。
在院子里,皇上叫人人牵来了一匹马。这匹马通身雪白,但马高只到普通马颈下,很是新奇,长这么大,还没见过这样的马。皇上说,这叫雪兔马。

父王却说,你看看也就罢了,只是你的身子不适合骑。我任性的执意要骑,父王拗不过我,何况又是我的生日,皇上叫人帮我牵马,我拒绝,一路骑到宽敞的习武场。我开心的笑着,骑着,习武场上荡漾着我的笑声。没想到一个侍卫从门外的突然出现,雪兔马似乎受了惊,又蹦又跳,我握着缰绳,容颜大变,连父王和皇上也吓坏了,叫人来救我,可这马就像疯了一样,见人就踢,没人敢近身,这时,你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出来,神奇地一把抓住马缰,那雪兔马像见了主人似的,听话起来,你顺手把我从马背上抱了下来,那一刻,我看见你眼睛里全是柔情。

我们迅速的分开身体,可我多想和你再多一刻相拥。

皇上上来拉住我,直说着,小鸾儿,小鸾儿,没事吧。父王也来看我,我满不在乎的一笑,心里却很美,因为这个小意外真美。

皇上走前一再交待,郡主再骑马必须有人牵马。父王也一再叮嘱,对这匹雪兔马有些不放心,我却如获至宝。


《莲花结》全本链接:

第一章   天若有情,为谁修缘    第二章   深庭春色,淡淡如烟  

第三章   梦夜烟断,魂轻梦逐    第四章   起舞回雪,还将流水

第五章    西风无情,散似秋云         第六章  怅影失怙,闲艳照晚 

第七章   一霎繁华,绮疏槛冷        尾声     前尘一幻,依约眉山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3)| 评论(5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