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莲心碎萍的须弥城堡

我不得不依旧住在这个城堡里,化为守候的莲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莲影随波舞,心潮入浪来。碎红惊晓梦,萍向水边开。 ~~~~~水波潋滟,轻旋的时光如镜,消磨了谁的容颜?弱水无饮,此情无期,寂寞了谁的心绪?走一路,吟一路, 静观花开花落,山一程,水一程,细数尘缘如梦。盈盈不语间,将思念化入清流,将真情雕成隽永,任扁舟横渡,去时只留下,半蒿波痕,一池碎萍……

【莲心小说】莲花结5—6章  

2010-03-08 15:53:43|  分类: 【挑灯。季】闲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莲心小说】莲花结5—6章 -  莲心碎萍 -

第五章、西风无情,散似秋云

那天我遇上父王的近随谢叔叔,他说你有点怪,那天他给你送新袍子时,正好遇到你在沐浴,身上全是伤,而且全是鞭伤。是谁会用鞭子打你,以你的功夫,是不应该的。从那时起,我很留意你,想知道,你的谜底是什么。

经过父王几次的出兵,近来边境兵事渐息,朝庭一派歌舞升平,可惜,这几年的战争,国库也耗损了不少,一些苛捐重税也随之而来,民间已有怨言。最可恶的是靖王爷又兴风作浪,在朝庭上拉帮结派。随着他的女儿婉郡主成为皇后,他的气焰日盛。

因为父王手握兵权,他对父王还算客气,可是,这兵权却是他觊觎已久的了。

骆城,那天你说你想离开,要回乡寻祖。父王固然要留你,我也是留你的。此刻彼此的心已然明了,只是还差说出来而以。父王自然不知,靖王爷的儿子迎娶睿王爷次妹的时候,他不在府,随礼去了。我到冲宵园找你,你不在,我看见你的床头上用剑深深的刻着一个字:玉。那是父王的姓也是官讳啊,玉王在这个朝庭有谁不知。看着字上打的叉叉,我有点不高兴。

这次你一走。又是月余,靖王府的段墨却是不断的挑起磨擦,找种种藉口,来挑战。若非那天你回来,及时压住了他,谁也不会知道事情会发展到什么地步。
你很不开心,似乎是遗忘了我。你有点借酒浇愁,一醉就大睡,世事不理。我坐在你床前看你,你醒来只说了一句,你不该爱我,我也不应该爱你。可我早已不是当初那个盛气凌人的小郡主了,我不在乎,只想知道为什么。你除了摇头,只会摇头。

年底,父王被解除了兵权。转过年,皇上派钦差大臣也就是靖王爷来了,他说皇上接到密报,玉王府私藏有大量兵器,有人密靠说父王意图谋反。搜查的结果是,在西花园的假山下,发现了大量的兵器还有黄袍玉玺。父王倒很平静,他说该来的总会到来。因为战事已息,朝庭也就不需要带兵的人了,又何况靖王想拨除他这个眼中钉已经很久,但靖王整人内行,但带兵就不行,隐忍数年,终于给他等到机会,挤倒父王。

父王入狱,我也没能幸免,到是皇上还念着些情份,对我还算开恩,说我年幼无知,玉王罪虽大,罪不及女。我被格外开恩释放了。可我已是有家难归,从父王的旧部那里得知,骆城,你此时已非昔比,因你检举有功,从小小的五品侍卫擢升为武威将军。那天,我在街头看见一身戎装的你,骑于高鞍俊骑之上,刹那间,我似乎全明白了。爱和功名利禄相比,何其微小!

不,这时的你已经不叫骆城了,你叫骆少卿。可你却没有看见我,在人们羡慕的目光中悠然骑行过去。可在你的行队里我看见一个熟人,没错,就是那日给你送解药的人,他,是你的师父。他却看见了我,他说,郡主,你没有权力恨少卿。我说,一个害得我有家不能归的人我没有权力恨吗?他看着马上的你背的影说,也许现在应该有,以前没有。他告诉我,十六年前,父王带兵打仗路过奉岁山,曾派兵将山上的男女老少一个不留,全部杀光。那时山上血流成河,只有他带着那个寨主的幼子逃走了。这些年里,他把这个小孩养大,时时刻刻告诉他要报仇。后来,他二人遇到靖王爷,设下这个圈套,来害父王。

我不相信,如果你想杀父王早在那次父王出战时就不会救父王,由着父王死于乱军之中了,又怎么会冒死把父王救回来。他说,也是他的意思。他想以牙还牙,让父王落得个满门抄斩的下场,才算一解灭门大恨。而这是靖王的意思,如果父亲战死在外,那由谁带兵,祸乱不除,社稷将不稳。而且,就算父王死了,也落个战死沙场的美名,又有何意义。他要撼动父王的根基唯有借用皇家之手。

他不无感慨地的说,这件事差点功亏一篑。原因是他发现你喜欢上我之后,曾经想停手不做,而且也不想再回到王府卧底了。他苦苦劝你,你不听,他用鞭子打你,你也不听,可当他把你父母的灵位放在你面前时,你还是屈从了。这时,我才知道,原来,你的伤竟是为此而留。你一定会以为我心存感激吗?没有,爱也罢,恨也罢,都成过往,一切在在我眼中都变得没有意义了。


第六章、怅影失怙,闲艳照晚

小迎来了,她被赦是因为皇上想有个人照顾我。我和小迎抱头痛哭,繁华消逝之快,如哄然倒塌的大厦,像水中的月亮,虚如泡影。我的皇上哥哥派人来说允许我见一下父王,在阴暗潮湿的天牢里,我见到父王。苍老很多的父王,一如过往的从容,他心心念念的女儿,却已经是如此零落的模样,怎么能不心疼呢。他帮我挽好青丝,擦去我我上的泪痕,从母亲逝去后,父王就如母亲那样对待他年幼的女儿了。

望着父王,我问他,你这辈子做过错事没有。父王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,他说有。一是母亲生我的那年,他没能及时赶回来,母亲险些死去,让他愧疚不已。二是我五岁那年大病,他还是在外带兵,也没能赶回来,致我落下了那个病根。至于三,父王说,这是他一事办得最错的一件事。就是在一个奉岁山的地方,他没能及时阻止靖王,屠杀无辜,致全寨上下,男女老幼惨死屠刀。可这和你师父所说,相去千里。

父王说,那次是他挂帅,靖王为副帅,他比帅营先行动身,为了探查敌情,等到有人告知靖王所为,他赶回时,已经晚了,看着枉死的人,他心痛却没有办法,但他还是严逞了带头的靖王之子,丧子之痛,令靖王恨他从此而生。而事情的起因,居然是靖王之子看中那山寨上的一个女子,欲强行嫁娶,山寨之人岂肯,把靖王之子痛打了一顿,埋下了祸根。靖王这这兵发山寨,夷平了山寨,枉杀了无辜。

这一切是巧合还是天意,竟使多年后你投身到靖王府,设下这欺天的阴谋。我忽然间又有些可怜起你来,你幼年遭逢此难,为报仇,最后居然投身你本应是你不共戴天之仇人门下,可怜可笑。心已洞明,辛酸成泪,我不禁又潸然泪下。你且任你的仇人驱策吧,世事无常,又能如何。而父王之日无多,我又如何。

那天可笑的是靖王居然派人来,说只要我肯入嫁王府,他可以向皇上求情免父王一死。原来他垂涎我非一日两日了。还有我的皇上哥哥,他居然也提出要接我进宫,父王的死罪可以再议。可是他们以为我不知道,父王就在前一天夜里饮下了毒酒!原来父王早看透了他们,他们用我威逼利诱,父王又岂会惜他一命而害我,明知生已无望,他不愿意一生的清名毁在此时。他求谢叔叔带来了毒酒,早已看透一切的父王,在那天夜里喝下了这杯毒酒。要不是谢叔叔告诉我一切,我也许真的会听从安排。好一个无耻的靖王,好一个无耻的皇上哥哥,我想,我虽身为女儿身,还应该有义务为父王报仇,方不负他的养育疼爱之情。

我谢绝皇上哥哥的美意,看得出他的失望,他也很可怜,被太后所掌控,不敢迎娶他心爱的女子,却在这个时候想送温暖给我,可我,还需要吗?一切已经太晚了。但我答应了靖王的要求,嫁入靖王府。那天你苦苦哀求我不要答应这门亲事,你说你会照顾我,我看着你,只是笑,是的,你很可笑,可你更可怜,这会我很同情你。我把从前的故事一一讲给你听,你惊呆了,然后你像疯了一样去找谢叔叔。那时,我浓妆艳抹,一身红嫁衣在身,一方喜帕盖头,正坐在轿子里进入王府,可我怀里却揣着父王送我的那柄锋利的短剑。

靖王爷带着酒意来了,他很得意,整倒了玉王,又把玉王的女儿娶进门,他得意的有些左摇右摆,嘴里吭着小调就进来了。他和平日子过得太久了,歌舞声色,饱食终日,他胖得像头猪,他满面是酒气的脸向我靠过来,我笑着,笑着,向他迎上去……他忽然不笑了,他低头看见,一柄短剑插下他的胸膛之上,我还是笑着,用力的捅着,拨出再捅,他没想到一个弱弱的小女子居然会这样利落的杀人。

我的大红衣裳上沾满了他的血,血把我的衣裳染得更鲜艳了。他杀猪一样的叫声,把侍卫们招了来,我束手就擒。靖王死了,血淌满了洞房的地面,在他们吃惊愤怒的表情和咒骂的声音中,我开心的笑,笑得妩媚也妖治极了。


《莲花结》全本链接:

第一章   天若有情,为谁修缘    第二章   深庭春色,淡淡如烟  

第三章   梦夜烟断,魂轻梦逐    第四章   起舞回雪,还将流水

第五章    西风无情,散似秋云         第六章  怅影失怙,闲艳照晚 

第七章   一霎繁华,绮疏槛冷        尾声     前尘一幻,依约眉山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3)| 评论(4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