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莲心碎萍的须弥城堡

我不得不依旧住在这个城堡里,化为守候的莲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莲影随波舞,心潮入浪来。碎红惊晓梦,萍向水边开。 ~~~~~水波潋滟,轻旋的时光如镜,消磨了谁的容颜?弱水无饮,此情无期,寂寞了谁的心绪?走一路,吟一路, 静观花开花落,山一程,水一程,细数尘缘如梦。盈盈不语间,将思念化入清流,将真情雕成隽永,任扁舟横渡,去时只留下,半蒿波痕,一池碎萍……

莲心小说:时光花,时光树(三)  

2013-03-16 09:15:11|  分类: 【挑灯。季】闲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
莲心小说:时光花,时光树(三) -  莲心碎萍 - 莲心碎萍的须弥城堡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摄影/文字:莲心碎萍
 

【十三】

 

石小祥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出车站的,恍惚中,她看到妈妈向她走来……

 

石小祥从床上醒来的那刻,看见妈妈正在床边坐着,她问妈妈,妈,我长得丑吗?

妈妈抚摸着石小祥的头发和脸颊,我的小祥一点也不丑,你可爱又温柔,是妈妈的宝贝女儿。

石小祥再也抑制眼泪,抱着妈妈的手臂,轻轻呜咽。

妈妈说,小祥,别哭,你还有妈妈。妈妈会永远喜欢你,爱你的。

 

石小祥站在镜子面前,再一次打量自己,这确实是张不算漂亮甚至掉到人群里也认不出来的脸,但那脸上还分明写着四个字‘可爱 坚强’。她特地穿上新买的一条淡紫色裙子,一件小披自然地搭在肩膀。她取出新买的唇膏,在唇上涂了涂,然后笑了笑,露出洁白的牙齿。

她想,眉毛应该再齐整一些,翻了翻包,找到一截眉笔,淡淡描了下。哦,脖子上还少了一条妈妈送的银链子。她想不起来放在哪里了,在整理箱里好一翻折腾,终于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,发现了小纸包里包的银链子。在妈妈的帮助下,石小祥终于戴上了这条银项链。忽然,她摸到手上戴的那枚戒指,她轻轻褪下来,打开窗子,扔了出去,那戒指划了一个弧线,落下,隐没于屋后的草丛中。

走出家门,楼下的婆婆笑着说,小祥啊,好漂亮哦。石小祥报以一个浅浅的笑。这一刻,她觉得,自己仿佛正从一个蛹里蜕化出来,她想,那应该是一只或许不够美丽却很勇敢的蝴蝶。

工作一如既往,石小祥每日固定的上班下班,回家,吃饭,看会电视,写会日记,仿佛从来都如此一般,从未被更改过。只是每次路过街边光秃秃的银杏枝下时,心还会微微地疼。

是啊,冬天就这么慢慢走来了,还会慢慢走过去。

 

【十四】

 

石小祥下班后,刚上上楼,忽见楼下停了一辆暂新的宝马。她看看了,照旧拎着水果和买来的蔬菜,轻轻往楼上走,刚走到家门口,只听一个声音说,我不知道她是你的女儿。再说,她和我家小翔真的不适合。

石小祥的脸立刻沉了下来,她取出钥匙,开门。就在开门进去的那刻,她看见一张熟悉的脸,虽然这终脸经过了岁月的风霜,但那白皙细腻的面庞上依旧可以看到当初的美丽。她是叶小翔的妈妈,也是那个抢走爸爸的美丽女人。

叶母说,这就是吉祥?小祥妈妈点点头。

叶母说,成江临死时还念叨着吉祥。说到这里,她的眼圈泛红,用拭了拭眼角。又抓住小祥妈妈的手说,秀萍,不是我狠心,要拆散孩子们,实在是……成江死的时候,公司的运转已经出了问题了。只要小翔能和梦竹结婚,顺利接手工作,梦竹她爸爸就会汇入资金,公司才能活过来呀。这公司是成江生前一手建起来的,我不忍心毁在我的手上。是,我们当初对不起你们母女,可是,成江也是一直很底愧疚的啊。他想多赚点钱,将来好弥补你们母女。

小祥妈妈摇摇头,还谈什么弥补哪?人都没了,还说这些做什么。再说,他欠我们的,不是钱能偿还的。

叶母说,是啊。我知道你一直在等成江回来,可是……这说明你对成江还是有感情的,你能忍心见他的公司就这么下去吗?小翔虽然不是成江的亲生儿子,可是成江对他也是……秀萍,我知道你们母女这些年受了很多苦,你看这样好不,就让小翔和和小祥论姐弟,公司的股票我会给小祥一些,将来你们的生活也没有问题了。这不是一举两得嘛。

小祥妈妈一笑,说,什么都不需要,这些年我们过得也挺好的。这些事与小祥有关,就让她来决定吧。

叶母听了,像抓住救命稻草,又拉过石小祥的手,说,小祥,阿姨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,你就成全阿姨吧。你就忍心看见你爸爸的公司垮了吗?你忍心见到小翔没有前途吗?

石小祥面无表情地说,对不起,我从九岁那年,没有爸爸了,所以,别拿爸爸这两个字来和我说事。至于叶小翔,我们从前是同事关系,现在,连同事也算不上了,他要干什么,找我算怎么回事?我上了一天的班,累了,也饿了,请你离开吧,我和妈妈要吃饭了。

 

【十五】

 

石小祥从单位出来,心里乱乱的。

叶小翔的喜糖邮了来,整整三大包,每个科室都分到了。她虽然心里酸酸的,但还是笑着和大家一起吃了喜糖。

领导说,小祥吧,你今天也累了,早点回家吧,我放你的假。

石小祥知道领导也知道自己曾和叶小翔的事,叫自己早点下班,自然也是为了自己好。她心里也很感激领导。

没到下班时间,加上天冷路滑,街上的人不算多,她顺着人行道,慢慢往前走。

银杏树光秃秃的站在路边,全无生机可言。石小祥忽然想到,时光花早已经落了吧,‘化作春泥更护花’的句子,就涌上心头。最后,竟然连‘人生若只如初见’这样的词句也在心中闪现出来。石小祥长吸了一口气,又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。

下雪了,雪花开始纷纷扬扬,公交站里,站了一些候车的人。石小祥靠在站牌下,默默看着路上来往的人和车辆。

忽然一个小女孩出现在她的视野里,不远处,一辆公交车就要进站了,女孩的妈妈大声叫着她孩子回来,这小女孩不知是贪玩,还是没听到,或者吓住了,就是不动。人们叫了起来,大概也是都吓傻了,谁也没想到去抱她回来。

石小祥猛然惊醒,就冲了过去,在她抱起小女孩的瞬间,车辆也驶了过来,石小祥只觉得了一阵椎骨的疼。

那一刻,她想,我会死吗?我死了,他会疼吗?就再也没有了知觉。

 

【十六】

 

石小祥终道了知道什么叫冬日暖阳。她醒来的那一刻,冬阳正好,斜斜地照在她的病床上,暖暖和和的。她舒服地喘了一口气,刚想伸个懒腰,胳膊和腿的疼就制止了她的这个想法。

妈妈一进门,看见她醒了,欣喜地唤道:小祥。

妈!石小祥也欢快地叫道。

妈妈摸着小祥的面颊,笑道,太好了。你醒了,总算没事了。

石小祥笑着说,妈,我睡了多久了。我怎么感觉我一点也不困,就像是三天不睡也不困的感觉。

妈妈说,你昏睡了整整三天,吓坏妈妈了。幸好医生说,你会没事的。

石小祥说,妈,后来怎么样了,我记不太清了。

妈妈说,你不是记不清,你是昏过去了。当然不知道了。你放心,那个小女孩没事,一点伤也没有。

石小祥说,哦,那就好。我也还活着,呵呵,赚着了。

妈妈刮了刮了女儿的鼻子,也很危险,车速再快一点,你的小命就没了。幸好,只是骨头折了,不过,医生说,只要静静休养一段日子,就会康复的,不会耽误走路的。

石小祥脱口问道,那我还能上山吗?她说完这句话,立时停住,向窗外看去。

这时,一个人走了进来。小祥妈妈则悄悄走了出去。

 

【十七】

 

叶小翔把公司的大部分股权转让给了梦竹的爸爸,当然,也给妈妈留下一些。他知道,妈妈够用了。而他自己,仍旧回到了原单位继续工作。

临走时,他和妈妈说,不为别的,只为了一个值得爱的女孩。

 

石小祥看见叶小翔的时候,叶小翔手中拿着的,正是石小祥丢在窗外草丛中的那枚戒指。

石小祥心中什么都明白了,两个人目光交汇的瞬间,小祥妈妈正微笑着站在病房的门口。

 

当石小祥能蹦蹦跳跳地上山的时候,已经是春天了。野花茁发,河溪涨绿。

时光花还没开,但嫩叶已经翘首望天了。石小祥有些失望,叶小翔说,这是时光树。

石小祥疑惑地问,时光树?

叶小翔点点头,是树,经过冰雪的洗礼,是时候长成树了。不过,季节到了,也总要是开花的。

石小祥说,会结果吗?

叶小翔耸了耸肩,等等看喽。

 

石小祥幸福地挽住叶小翔的臂膀,

 

【十八】

 

后来,叶小翔问石小祥,你还恨我妈妈吗?

石小祥摇摇头,狡黠地说,你妈妈抢走了我爸爸,我却抢走了他的心爱的儿子。

石小祥问叶小翔,你干嘛回来?

叶小翔说,寻找我的时光啊。

石小祥说,找到了吗?

叶小翔说,找到了,也险些丢失。

石小祥说,丢就丢了,也不值钱。

叶小翔说,不能丢,不值钱也不能丢。

石小祥明知故问,为什么?

叶小翔说,因为爱情就藏在时光里!爱情,不需要金钱和富贵,他需要两颗在一起的心。

叶小翔的手指弯成了一颗心状,又一颗,一只箭穿了过去。

 

PS :后来听说,此花名叫珍珠梅,北方多见 。

写在后面的话: 也许,人就贵有一颗珍珠般的心吧。

《完》

2012年7月1日23时11分初稿于遁红谷

2012年8月5日09时49分定稿于遁红谷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0)| 评论(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